森谧森森

鱼龙混杂

2018新入坑
可能就是找虐吧
一辈子不会出坑了
我爱他们
🤭
(最近在听这首歌 突然就觉得歌词其实挺配的)

回眸【萧蔡】

玉禁步:

名:回眸


CP:萧疏寒X蔡居诚


类型:短篇


风格:略悲 


PS:私设多。请避雷。


 


若是我摆出最可怜的姿态,您是否会……


罢了,是我妄想。


 


一.


蔡居诚被萧疏寒带回武当门派的时候,他十一岁。


那一年萧疏寒正要和明月山庄的李如梦履行婚约,全武当上下一片喜气洋洋的,就连萧疏寒眉目上都带上了几分暖意。蔡居诚也想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想去恭喜他的师傅。但在萧疏寒目光触及到他的时候,他嘴唇只是噎嚅了一下,没有笑也没有说出那句祝福。


萧疏寒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带着三分期待三分严厉,如今看向他依旧这般,但似乎又带了点无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婚庆的临近,萧疏寒眉目中的欢喜却慢慢得淡了。小小的蔡居诚想了很久,想到明月山庄的李如梦和人私奔离开也没有想明白。


但他第一次看见他师傅生气。


似乎是气极了,萧疏寒对他也严苛了起来,甚至因为一次失误狠狠得用拂尘打了他。但是没关系,他师傅不再生气就好。


再后来萧疏寒就去闭关了,闭关了很久,久到楚遗风和李明月带孩子回了明月山庄,久到明月山庄一日被血洗,久到华山掌门自废武功跪在门前求谅解,萧疏寒才堪堪出来。


那时候的萧疏寒眉目间已经没了当年抱他回去时的温柔与暖意。


蔡居诚的疑问也像当初的祝福一般,未说出口。萧疏寒看了看他,只说他“道心不稳”就离开了。没有像往常那般允许他跟着,也没再问过他是否想要什么。


“道心不稳,道心不稳。”蔡居诚看着萧疏寒渐行渐远的身影,一遍又一遍得重复着。如果他把修炼之事练到最好,萧疏寒会不会再允许他跟着,是不是会对他多说一些话。


这种几乎病态的偏执在蔡居诚心里悄悄得生长着。他将萧疏寒吩咐的事总会做到完美,哪怕不择手段;他成为武当最强的人,无论付出了什么。就当门派上下都确定他会是下一任掌门的时候,萧疏寒又带回了个人。


邱居新就像当年那样被萧疏寒带回来,他渴求却未得到的问候与关注,邱居新轻而易举得得到了。


邱居新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二.


邱居新就像另一种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狠狠得将蔡居诚的光芒碾碎在尘埃中。


邱居新虽然为人是冷漠了一点,但是武当弟子对他评价很高。他在修炼上的天赋要比蔡居诚更好。就像是嘲讽一般,蔡居诚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邱居新很轻松得就做的更好。


慢慢的,萧疏寒的目光落到了邱居新身上,曾经让蔡居诚去完成的东西也交到了邱居新手中。不知何时下一任掌门的人选从蔡居诚变成了邱居新,不知何时武当弟子看蔡居诚的目光带上了玩味。


蔡居诚第一次怕了。


他觉得不甘心,凭什么邱居新轻而易举得就得到了师傅的赞赏,凭什么邱居新能得到所有人的关注,凭什么萧疏寒只看邱居新不看他。


明明,他才是萧疏寒先带回来的,明明他才是武当最强的。


如果邱居新消失了,萧疏寒是不是会重新关注他。


这时候武当中有了新的消息——萧疏寒修了无情道,并且传授给了邱居新。武当弟子都说,这下一任掌门是定下了。


蔡居诚在邱居新隐隐约约走火入魔的时候选择了刺杀。这个机会他等了五年,本以为会成功,但是萧疏寒来了。


修炼无情道,就要先有情再无情。谁也没想到邱居新选择的摆渡者是他,对于走火入魔的邱居新来说,蔡居诚的到来是他最后的跳板。


萧疏寒再一旁看着蔡居诚在邱居新身下被迫承受,他眉目还是那么无情,他的姿态还是那样得冷傲。他看着邱居新慢慢平息下来,看着邱居新眉目间的冷漠越来越深。


这件事,最终因为萧疏寒的刺杀失败画上了句号。


多年后大典上蔡居诚的计划失败,他疯狂、偏执、极端,却也无助。


他嘶吼,似乎将多年来积压的情感都倾注在那句话上。


“你正眼看我啊,你看看我啊!!!!!师傅!!!!”


神色依旧冷漠的萧疏寒终于又看了蔡居诚一眼,他薄唇轻启,寒声道:“孽障。”


蔡居诚在绝望深处渴求的最后一点火光,却被萧疏寒亲手熄灭了。


从始至终,蔡居诚就像是一个笑话。


三.


萧疏寒在修炼之初就很清楚,他要修的,是无情道。


若想无情,必须有情。他全心全意得去喜欢李如梦便想入世,却未成想出了变故。本以为无法入世的萧疏寒,却在关注蔡居诚慢慢成长的时候,懂了蔡居诚目光里面的敬畏以及爱慕。


看着当初捡来的少年一点一点得成长成自己期待的样子,萧疏寒心里总会多一份满足。特别是少年无论如何,目光里总是坚定且自信的,高傲的像刚会飞翔的鹰。


他开始对蔡居诚有意无意得上心,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对蔡居诚多了一份情绪。纵是慢慢发现蔡居诚略偏执的性格,萧疏寒也觉得他能将蔡居诚引入正道去。


萧疏寒承认蔡居诚是个很好的孩子,也有意将掌门之位传给他。


后来,萧疏寒捡到了邱居新,他比起蔡居诚更适合掌门之位。


本以为减少对蔡居诚的关注会是件好事,未曾想蔡居诚会这般偏执。待到他想挽回的时候,似乎一切都晚了。


蔡居诚的偏执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而他的无情道,已成。


世间人只知道修无情道要先入世再出世,却不知那摆渡人会如何。因为所有修炼无情道的人,最后会将对摆渡人所有的感情,撕毁得一干二净。甚至比对陌生人的感情还要冷漠。


蔡居诚渴望的问候与关注,在萧疏寒道成的那一刻,注定不会得到了。


前十一年,蔡居诚在饥寒交迫中苟延残喘,是萧疏寒的到来让他看到了生的希望。后来的七年,萧疏寒教他如何修炼,给予他关怀与照顾,就像是一束光突然照亮了蔡居诚的岁月。


但是那束光突然收了回去,并且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生命里。


武当的人在明月山庄那次事件后,都陆陆续续得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被遗忘在黑暗里的,就只有蔡居诚一个人。


可他想得到的,只是萧疏寒的关怀而已。


四.


离开武当后,蔡居诚知道他成了武当的叛徒。他在江湖上颠沛流离,最后沦落到风尘之地。


可笑,可笑至极。


慢慢的,江湖上有弟子源源不断为他送东西。似乎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他从一个无限风光之人变成了个小倌。


他恶语相向,那些人却像是抓到了好玩的点子。一次又一次提醒他是叛徒这件事,一次又一次得说他做过的那些错事。


他们又懂什么。


他们怎么懂自己想要得到关注的心情,他们怎么懂那种一落千丈后的绝望,他们怎么懂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们怎么懂萧疏寒目光中的无情。


他从武当的笑柄,变成了天下人茶余饭后谈论的人物。他也曾想过结束这段荒唐的人生不再苟且,但是他的高傲不允许他这样。


他有一天会离去,他对那些人说他会毁了武当,他会杀了他们,可那些人就是笑,留下银子走了。


谎言说多了,也带了底气,说的熟练了,甚至会忘了最初的自己。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离开了这里,天地间是否还会有他的容身之所。


一步错,步步错。


五.


又是新的一年将来之际,点香阁似乎也热闹不少。有几个武当的弟子趁着任务的机会,偷偷跑到点香阁去找了蔡居诚。


他们这个二师兄似乎没了当年那样阴狠的气势,纵使现在语气依旧恶狠狠的,但是明显没有那样阴沉了。


就像是一个人独自等待伤口的愈合,步履蹒跚离开自己设下的枷锁。


武当弟子同蔡居诚闲聊了一会,看着蔡居诚面无表情,一口气说出点香阁妈妈吩咐的话,似是不经意间提起萧疏寒喜欢糖葫芦的事。


他或许是想拖武当弟子替他给掌门带几个糖葫芦回去给掌门,却是顿了一下最终没有说出口。


他挥挥手,说“滚吧”,便没有理会他们,一个人离开了。


武当弟子买了糖葫芦给萧疏寒,后者凝视手中的殷红半天,他说蔡居诚自幼喜欢这甜食。


弟子们愣了,问掌门莫非不喜欢这个。


萧疏寒似是沉默了片刻,说,喜欢。


除夕那日,武当灯火通明烟花璀璨,点香阁却有一间房子早早得熄了灯。


爱恨不得,冷暖自知。


—完—

水星记 (上)

#丹雀
#BGM:水星记


“作为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水星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也无法更靠近太阳,从最初的想要去靠近,到最终的以遵循原有的轨道相伴运行。”

【摘自网友对水星记一曲的解析】





—————————————————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太阳。

朴佑镇也有。

只不过那人不只是他的太阳,那人还是千千万万人的太阳,没有办法独属于他。

朴佑镇也没想过拥有。

他只想小心翼翼的护着,哪怕只能这样默默陪着也好。

再一次的舞台演出结束后,待机室吵闹如故。

朴佑镇也像往常一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成员们互相打闹。

不时弯弯嘴角。

看似没有准确焦点的双眸,实则早已聚焦到某人身上很久了。

那人染着一头金毛,在成员中一眼就能看见。

那人有着一双笑眼,弯弯的,就好似夜空中那总是散发着淡淡的柔光的月牙一般。

那人还有着尖尖的小虎牙,每当他没心没肺的咧嘴笑时那尖尖的小虎牙便会露出一截,这是朴佑镇在那人身上最喜欢的部位。

为什么呢?

可能因为朴佑镇也有一对相似的虎牙吧,这也是朴佑镇与那人唯一相似的地方了。

也可能是因为每次朴佑镇见到那人时,心就像是被那尖尖的小虎牙轻轻啃咬般

挠心挠肺。

猛地,朴佑镇与那人的视线撞上了。

朴佑镇慌忙低下头,随手在沙发上拿了个不知被谁摘下的耳麦,故作把玩着。

一双AJ映入眼帘。

“佑镇呐?”

那人的声音直穿耳膜。

“嗯?”

朴佑镇微微抬头,听见自己这样回答着。

“出去透透气吗。”

朴佑镇终于抬起眼皮,望入那人如琥珀色玻璃珠般的眼眸。

姜义建。

“好啊。”

朴佑镇绽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接着率先起身走向门外。

走向那个熟悉无比的小阳台。

其实不说可能不知道。

在Wanna One组建之后这一年,朴佑镇与姜义建的关系很微妙。

两人之间的友情不像平常人那般。

两人之间其实是一种互相依靠的关系,这种依靠不是身体,不是精神,是心灵。

他们的关系不会表现在过多的肢体语言上,他们的最好的相处方式是两人静静地呆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可以。

那种感觉是相通的。

没有缘由。

许多人打趣说两人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对彼此怎么能这么熟悉呢,但却有时候又会稍稍带点生疏。

朴佑镇对这种状态其实已经很满意了。

他不敢奢求太多。

“好累啊....”

朴佑镇听见姜义建随着呼气漫延出的这么一句话。

“是啊....”

朴佑镇轻声回答。

姜义建弯下腰,将下巴磕到栏杆上,两只手叠在一起垫在下巴下面。

朴佑镇微微偏偏头就看到姜义建毛茸茸的金色脑袋。

忍不住抬手揉了揉。

这个脑袋不是朴佑镇第一次摸了,染了金毛后的头发没有之前那么柔软了,但依旧滑滑的,很舒服。

“噗嗤。”

姜义建猛地笑出来。

“佑镇呐,你把哥当狗摸着吗?”

听闻,朴佑镇收回手,淡淡回了句:

“没有啊,但是哥你有时候真的就像条拉布拉多一样。”

“呀!”

姜义建猛地抬起头,看向一脸淡然的朴佑镇。

“但是..”

朴佑镇又吐出两个字,

“很可爱啊...”

朴佑镇的耳根变得有点粉粉的。

随即一双大手就搂过来了,伴随着姜义建带着笑的声音:

“这还差不多嘛~”

朴佑镇被他猛地揽进怀里,竟有点不知所措。

耳畔竟能听到那人的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就如同朴佑镇现在的心跳,只不过频率正常多了。

朴佑镇有点僵住了。

他渴望停留在这个怀抱里但却又怕被那人发现他的异佯。

半推半就的推开姜义建

摸摸鼻子,刚想开口就被姜义建抢先了。

“哎呦!我们佑镇不是害羞了吧!”

姜义建一脸嬉笑的看着朴佑镇。

“才没有。”

朴佑镇横着脖子答道。

就好似被看破心思的女孩一般,本就粉嫩的耳根更加红了。

不自在的就往回走。

背后传来姜义建一大串嘀咕的声音。

“佑镇你还是太小了啊哈哈哈,以后就让哥哥我多多教育你一下,不过到底为什么会害羞呢....奇怪呢。冠霖也会这样吗?”


到底为什么会害羞呢?

朴佑镇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因为喜欢你啊。
因为太喜欢你了。






————————————TBC


幽闭恐惧症。 #驼金

#一个脑洞【幽闭恐惧症】




————



舞台一结束,林煐岷就急忙跑向后台找朴佑镇。

他想见他。

此时的林煐岷脑子中就只有这一句话。

敲门打开Wanna One的休息室,一开门就鞠着躬跟路过的工作人员一一问候。

终于走到房子里面,眼神寻觅了一圈也没看到心心念念的身影。

跟全部人打过招呼之后,开口问道:

“佑镇呢?”

瞬间大家都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没有人说话。

“他...被经纪人哥惩罚了....因为他在舞台上的失误...”

姜丹尼尔小心翼翼地开口。

“什么?”

林煐岷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到哪去了?”

“杂物间。”

林煐岷在听到这三个字的同时浑身一颤,

声音颤抖着出来:

“多..久了..”

“15..分钟了吧大概。”

成员们见状,也依稀严肃了起来。

林煐岷转头就跑。

奔向离Wanna One 最近的那个杂物间


———————————————————


朴佑镇被经纪人作为惩罚关进了后台的杂物间。

黑暗狭隘,仿佛连空气都稀薄的可怕。

朴佑镇抱膝蹲坐在杂物间中小小的空地上,将头埋在双臂之间。

安静的只剩下朴佑镇沉重的呼吸声。

从刚开始的不安焦虑,到现在的心慌,浑身冒冷汗。

30分钟怎么过的这么慢啊...我快不行了...

朴佑镇只感觉自己再往下坠,仿如置身大海,身下是漆黑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海,身体在水中的那种失重感越来越重,徒劳的想要往上游,回应他的只有几个无力的气泡。

朴佑镇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每一次的呼吸都仿佛用掉了80%的力气,而吸进身体的氧气却稀薄的可怕,喉咙鼻腔仿佛被海水灌满一般,溺水的感觉扑面而来。

谁来救救..我..

“碰!”

门被人撞开。

亮光瞬间覆满房间。

“佑镇呐!”

朴佑镇跌入一个怀抱,熟悉又温暖。

“佑镇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是煐岷哥的声音...煐岷哥...

朴佑镇猛的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胸膛剧烈起伏着。

“佑镇呐...”

朴佑镇微微抬眼便看到一脸焦急的林瑛岷。

“哥...”

“哥在,哥在...”

林瑛岷紧紧的抱住朴佑镇,仿佛一松手朴佑镇就会如泡沫一样飞散开一样。

“哥....哥.....煐岷哥....”

朴佑镇将头埋到林瑛岷的怀中,拼命地嗅着那熟悉的味道,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坠,将林瑛岷胸前的那块衣服都打湿了。

林瑛岷感受到怀中人儿的颤抖,和胸口的温热,只能用更紧的拥抱去回应他,双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轻喃道:

“没事了...没事了...”

———————————————————

天知道林煐岷在知道朴佑镇被关进杂物间足足有15分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林煐岷只觉得天塌了,脑袋轰的一声响,耳鸣般的嗡嗡声随即而来,盘旋在耳畔。


不行...不行!


在到达杂物间的门口后,慌乱的直接撞开门。

印入眼帘的便是缩成一团的朴佑镇。

林煐岷随即就腿软了,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把拥住那缩成一团的人儿。

抱住那颤抖的身躯时,林煐岷心都碎了。

看见那人抬起泛红的双眸盯着自己时,林煐岷只是心疼后怕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只能更紧的抱住朴佑镇。

仿佛要将朴佑镇揉进自己身体一般,仿佛一松朴佑镇就将消失一般。

紧紧的。

再不放手。













Loki,你对我很重要♥️

驼金# 半圆 Chapter8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两人狂奔到手术室门前。


红色的“手术中”刺了朴佑镇的眼。


“你..你不是说爸爸会没事的吗?”


朴佑镇红着眼睛看向身旁一样呆呆站着的林煐岷。


林煐岷的脑子现在很乱,他要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抱歉的望向红着眼睛的朴佑镇:


“佑镇啊,你要在这乖乖等着好吗,我很快就回来,我一定查清楚。”


说完最后吻了一下朴佑镇的前额然后便快步离去。


一路疾走到朴佑镇爸爸的病房,抓住看朴佑镇爸爸的护士就问道:


“怎么会突发并发症?这下午有谁进过他的病房?!告诉我!”


护士被林煐岷吼得说不出话,支支吾吾地才吐出几句话:


“二...二号房的一个女孩好..好像进去过...”


“不是都说若不是家属的话闲杂人等一并不许进去吗!你们是都把我的话当放屁还是怎么着!?“


林煐岷怒了,不顾形象的大吼道。


“给我把那个二号房的女孩带过来!现在立刻马上!”


护士被吼的一愣一愣的,还是点点头跑向二号房。


林煐岷沉着脸走回病房,仔细地观察着病床。


突然一个浅浅的水渍状斑点吸引了林煐岷。


用手摸了一下,已经快干了,只剩一点水分残留着。


这是什么?


林煐岷蹙眉。


背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回头。


“林医生!二号房的那人刚刚退房了!”


“什么!给我拦住她,不要让她走出医院的大楼!动用保安!快!”


“是!”


护士匆匆忙忙的跑走了。


退病房了?怎么会这么巧?


林煐岷握了握拳头。


一定有问题。


转身走出病房,来到护士台。


“五号病房床单上靠近墙的右端有一个大拇指甲大小的水渍,去给我提取一下,然后去化验,快!化验完后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结果。”


前台护士应了立马跑向病房。


林煐岷阴着脸走向监控室,画面中一个女子正被保安拦着,然后便被控制住了。


很好。


拿起广播的话筒:“给我把她带到三楼神经外科!”


不一会,女子就被架着出现在林煐岷面前。


那女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不安。


林煐岷冷笑一声,随后抓着那女子就往朴佑镇爸爸的病房走去。


指着那滩水渍,问道:


“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女子颤抖着回答。


林煐岷阴着脸,冷冷地开口


“那你下午为什么要来五号房?你的房间不是在二号房吗?”


那女子低着头不回答。


“说!”


林煐岷吼道。


“我...我进错房间了...”


“...哈...”


林煐岷勾了勾嘴角,眼底却如寒冬般冷冽。


“是他叫你这么说的吧?给你多少钱?”


那女子抖的跟筛子一样,始终不敢抬头看林煐岷。


“你要是不说,也可以,那就只好请你去做牢了。”


甩下这句话林煐岷就想走出病房,却不想被那女子抓住了裤脚。


“我说...我说...是院长...院长叫我这么做的。”


破碎的话语刺入林煐岷的耳朵里,疼的彻底。


握紧了双拳,咬着牙关最后挤出一句话: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


说完便疾步向外走去。


掏出震动的手机,接通。


“林..林医生,是氯..氯化钾。”


挂断。


好,很好。


林煐岷简直气的要发疯了。


畜生,你为什么要动他!


我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喂,是金记者吗?你看一下手机,我给你传了几张照片还有一份关于税的文件,你看一下,我想明天就能看到它们在报纸上,谢谢。”


挂了电话,就看到朴佑镇的信息。


“没了。”


该死!


林煐岷跑向手术室。


———————————

朴佑镇从手术室中走出的医生口中听到了


“非常抱歉,我们尽力了。”


之后便处于呆滞状态。


靠着墙壁,他竟哭不出来。


摸索着给林煐岷发了短信。


不一会儿便见到跑着过来的林煐岷。


看着林煐岷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


“佑镇啊,佑镇啊..对不起...对不起...”


喘着气将朴佑镇拥进怀里。


“你不是说..会没事的吗..”


朴佑镇低低地说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煐岷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将朴佑镇拥着又紧了些,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


朴佑镇像是晃过神一般猛地推开林煐岷,大吼道,


“我只想要我爸爸回来!我想要他回来啊!”


朴佑镇终于崩溃大哭,撕心裂肺。


“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院长做的!是不是他为了扳倒你做的?”


哭着抓住林煐岷问道。


林煐岷无法不回答,只能点了点头。


“你们俩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我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朴佑镇像失了最后一根稻草般大叫着。


“如果没有你,我爸爸也许就活得好好的了不是吗?我就不该遇见你的!林煐岷!”


林煐岷的双眸一瞬间如没有了星光的夜空一般暗淡无光。


看着眼前竭尽疯狂的朴佑镇,祈求着朴佑镇不要说出那一句话,


“我恨你!”


朴佑镇最后说出这句话后就跑走了。


这句将他打入地狱的话。


朴佑镇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林煐岷的双眸一片死寂,就如这夜晚的医院般冰冷。


他无能为力。
他束手无策。


虚脱的坐到椅子上,将头埋在双臂里。


对不起。


我也没想到那畜生真的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没想到他竟然敢动你。
我没想到我竟然保护不了你们。

对不起。


佑镇啊....



——————————TBC


#有些剧情无厘头不合理请多担待
#小心心和评论是动力💕😌
#感谢🙏


驼金# 半圆 Chapter7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林煐岷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院长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站在桌前的林煐岷。


“不是啊,院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煐岷笑笑,开口道。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院长暴怒地指着桌前摊着的一沓照片。


林煐岷耸耸肩,“只是不小心发现了您女儿吸食毒品的这个事实罢了。”


慢悠悠的拿起其中一张照片,摇了摇头:“可惜了,娜珍啊。”


“砰!”


院长暴怒的拍案而起,指着林煐岷说道:


“你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想再来一次吗!”


林煐岷冷冷地笑了一声,随后开口:


“抱歉,我是不会让那种事情再次发生的,我绝对会赶在您干掉我之前先将您干掉。”


用手指弹了弹手中的照片,随后将它重新放在办公桌上。


嘴角一勾,直视着院长。


“您的把柄,我多的是。”


院长气的浑身发抖,却也只能狠狠地瞪着林煐岷。


仅此而已。


林煐岷轻笑一声,转身,大踏步的走出办公室。


院长盯着林煐岷的背影,拿起电话


“给我去查林煐岷,所有的把柄,所有能牵制住他的东西,都给我查清楚!快!”


———————————


林煐岷一出医院便见到了等他下班的朴佑镇。


嘴角上扬,快步走向朴佑镇。


一把将朴佑镇揽在怀里,贪婪的吸着专属于朴佑镇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让他安心。


“怎么了?”


朴佑镇抬起头问道。


“没事,就是想你了。”


林煐岷温柔的看着朴佑镇答道。


“回我家吧。”


林煐岷揉着朴佑镇的脑袋说道。


“嗯。”


朴佑镇乖乖的点点头。


———————————


进了林煐岷的家门,这是朴佑镇第一次来林煐岷家。


第一感觉就是跟林煐岷一样干净整洁,房子挺大,装饰的现代又简约。


正是朴佑镇喜欢的风格。


“想吃什么,我给你煮啊。”


林煐岷换上拖鞋走向厨房。


“啊?我...都可以啊。”


朴佑镇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吓了一跳。


“番茄肉酱意面吃吗?”


“嗯,可以啊。”


朴佑镇换上拖鞋做到深灰色的布艺沙发上。


看向厨房里林煐岷忙碌的背影。


真好。
这就是幸福的样子吧。


平淡却真实
简单却幸福。


林煐岷,我有点想跟你共度一生了呢。


怎么办?


“想什么呢?”


林煐岷从厨房一出来就看见朴佑镇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煐岷的声音打断了朴佑镇的思绪。


冲着林煐岷笑笑,摇摇头。


“没什么,做好饭了吗?”


“快了,就差面还没熟了。”


一边反手解着围裙一边朝朴佑镇走去。


一直到了朴佑镇面前围裙还没解开。


朴佑镇好笑地看着林煐岷着急的样子,终是站起身说道:


“我来解吧,哥你怎么连围裙都解不开。”


说着就绕道林煐岷的身后,双手熟练的解开围裙。


刚解完准备走向前时,林煐岷突然猛地一转身,伏下头,吻上朴佑镇的唇。


朴佑镇刚开始还被吓到了,反应过来后就开始笑着回应着。


这个吻温柔又缠绵。


好像要把朴佑镇融化在这个吻里一般。


林煐岷的手不安分的一点点向下滑去,刚扯到衣口的手却被厨房的烧水声打断。


不舍的离开朴佑镇的身体,快步向厨房走去。


朴佑镇笑了一声,随后坐到饭桌前。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亮。


来短信了?


朴佑镇点开查看。


“您的父亲因突然的并发症紧急被送往急救室,请家属速来。”


什...什么!


失魂落魄地快速走向门口。


“怎么了佑镇?你要去哪?”


转过头看向林煐岷,声音带上了些许哭腔:


“我父亲...我父亲他...”


林煐岷一怔,随后放下手中的盘子拿起车钥匙就走向门口。


“我跟你一起去,不要慌。”


朴佑镇只是跟着林煐岷,心里别无他想,他只求父亲能好好的。


一路狂飙。


林煐岷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不会是那个混蛋吧....


操。


千万不要。


—————————TBC

驼金# 半圆 Chapter6 (甜)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就这样,林煐岷在处理院长一事的同时和朴佑镇谈起了恋爱。


今天是他们第一次约会。


走在林煐岷旁边,朴佑镇还是有一种不是实感的感觉。


好似这就是一个梦,一个朴佑镇做了好些年的美梦。


和林煐岷并肩走在人潮涌动的街头,因为拥挤,朴佑镇好多次都差点被撞的摔倒,再又一次被撞到肩头时,胳膊被人牢牢的握住,然后就被人拉到了前面。


林煐岷的前面。
林煐岷的怀前。


林煐岷将两只胳膊伸的直直的,护在朴佑镇身两侧,用两只胳膊挡去旁边涌动的人群,像是开出一条路一般,让朴佑镇走的舒服一点。


愣愣的被护着往前走着,看着身侧两条修长有力的胳膊,不自觉地就抚上去,手轻轻地握住了林煐岷其中一只手。


“怎么了,佑镇。”


林煐岷回握住朴佑镇小心翼翼的小手,从背后低下头伏在朴佑镇的耳畔问道。


洒下来的温热的呼吸让朴佑镇原本就粉嫩的耳朵更是红的彻底,痒痒的,让朴佑镇不禁缩了缩脑袋。


“煐岷哥,你可以不用这样的,我没事的。”


朴佑镇偏偏头说道。


四目相对。


林煐岷终是笑了下,然后走到朴佑镇的身侧,握着朴佑镇的那只手又紧了紧。


“好,那就紧紧握住我的手,不要再摔倒了。”


拉着朴佑镇就往前走去。



———————————


终于走到目的地——朴佑镇上次买烤牛排的地方。


也是林煐岷念念叨叨说做的很正宗的“釜山烤牛排”的地方。


也许是地方太偏僻了店里竟然没有什么人。


朴佑镇与林煐岷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了。


“佑镇啊你上次买的两人份烤牛排是不是在这家买的?”


提到上次的烤牛排朴佑镇就气,回了一声“嗯”便再没说话。


“好吃吗?难道量很少?你上次可是一个人吃了俩人份呀。”


林煐岷憋着笑问道。


“好吃可好吃了,哥要不你今天也试试两人份?”


朴佑镇咬着牙笑着说道。


“噗哈哈哈,哥才不要呢,话说佑镇啊你上次到底是不是本来打算和我一起吃的?”


朴佑镇“哼”了一声才回答:


“对啊……可是看到你跟那女的我就不想给了。”


“噗。”


林煐岷再一次憋不住笑出声,看着眼前吃醋的朴佑镇真的觉得好可爱。


“然后你就一个人吃完啦?”


继续逗着朴佑镇。


“对啊!都快撑死我了!”


朴佑镇瞪着林煐岷,双眼写满了“都怪你”


看着眼前气鼓鼓的朴佑镇林煐岷真的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朴佑镇的脑袋。


温柔地说:“好,那今天我陪你吃两人份,你绝对不会撑了。”


说完就叫了饭店的阿姨来点菜。


————————————

“不过哥你今晚是没有手术对吧。”


林煐岷听闻抬起头答道:


“嗯对啊,我推掉了。”


“推掉了?!”


朴佑镇一听惊的连烤牛排也不吃了。


“哥你不要因为今晚...的事而推掉手术啊!”


“今晚...的什么事啊?”


林煐岷也不吃烤牛排了,放下筷子笑眯眯地看向朴佑镇。


“就这个啊,约会啊。”


朴佑镇呆呆地回答。


“还有呢,今晚的事呢?”


林煐岷索性撑着头看向朴佑镇,继续问道。


“今晚?呀!林煐岷!”


朴佑镇这才明白过来,双颊有些红扑扑,对林煐岷怒吼道。


“哥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好啦好啦不逗你啦。”林煐岷笑着看着朴佑镇。


看着眼前的朴佑镇,林煐岷又想起高中时期的种种,便止不住的叹道“终究还是败在这小孩手里。”


初见朴佑镇是在舞蹈室里,是朴佑镇来报名rap社的时候。


那个时候朴佑镇还有点肉嘟嘟的,黑黑的,一进来就像被吓到了一样盯着自己看。


那个时候林煐岷就觉得这个学弟有点可爱。


随着相处,林煐岷发现朴佑镇特别的努力,特别的上进。


因为朴佑镇的rap那个时候说的实在是不怎么样,而rap社偏偏又是经常到学校文艺晚会或者什么晚会上公演的社团,全员都要参加。


所以朴佑镇为了不拖累哥哥们,便用一切能用的时间去练习,林煐岷好几次看见朴佑镇一个人在下课后来舞蹈室独自练习。


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学弟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后来他们也真的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可是在偶然一次林煐岷碰见朴佑镇被别人拥在怀里时,林煐岷竟觉得很生气。


那个时候,林煐岷就觉得自己不对劲了。


再到后来朴佑镇因为父亲的原因而逃到他这里时,每当清晨看见朴佑镇肉乎乎的熟睡的小脸时林煐岷就觉得很幸福。


是的,很幸福,林煐岷喜欢上了这个呆呆、肉肉的学弟。
林煐岷喜欢上了朴佑镇。


可是后来,朴佑镇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疏远他了,到最后竟然连rap社都不参加了。


那几天林煐岷郁闷的连饭都吃不下,好几次都想直接跑到朴佑镇班级去找他算了,可是都忍住了。


实在想的不行了就发个短信问问,可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太忙了。”


再后来因为林煐岷是高三要高考了,家长便把林煐岷的手机没收了。


等到高考完林煐岷才得知父母竟不小心将他的手机弄丢了,还为此跟父母吵了一架。


那里面可存着朴佑镇的联系方式啊。


再然后林煐岷就接到了首尔医大的录取通知书,全家便搬到了首尔。


那时候,林煐岷便想着等搬过去后一定要回釜山找朴佑镇。


可是当林煐呢满怀激动地找到朴佑镇的家时才发现已经空无一人,再一问才知道朴佑镇一家也搬家了。


林煐岷那一刻想着“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见到朴佑镇了。”


却没想到,他竟然又遇见了朴佑镇,而且还当了他男朋友。


是缘啊。


我们怕是要互相牵绊一生了啊朴佑镇。


—————————TBC


#小心心和评论是动力!
#感谢🙏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5


“嘶.....”


林煐岷觉得头痛的要死了。


昨晚干什么了?


只记得被院长不停的灌酒,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


自己的办公室?


自己为什么是裸着的!


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的白大褂。


地上滚落着没盖盖子的润肤露。


破碎的记忆一点点涌来。


是谁,那是谁?


昨晚的那人是谁.....


懊恼的坐起身,自己竟然把人家给上了还不记得人家是谁......


不过昨晚那酒绝对有问题。


穿好衣服后快步走向化验科。


————————————


朴佑镇拖着酸痛疲惫的身子挪回家。


用残存的精力拿起手机给领导发了个明天请假的短信后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昏天地暗,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勉强睁开眼睛。


“呼.....”


站在花洒下,任凭水冲洗自己。


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他被人上了。
他被林煐岷上了。
他被林煐岷在药物的作用下给上了。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身后那个部位到现在还酸痛无比。


该死。


关掉花洒,拿来浴巾擦拭身体。


从脖子到腹部都有大大小小的青紫。


真是很够劲啊林煐岷。


朴佑镇恨恨地想着。


————————————


下午6点,朴佑镇还是去了医院。


除了一直在祈祷不要碰见林煐岷外,朴佑镇还一直在想昨天那群人到底想干什么,是谁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想到最后的结论就是:林煐岷得罪人了。


坐在病床旁,朴佑镇时不时地就望望门口。


他现在是又不想林煐岷又想让他来。
他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林煐岷的,关于昨晚的事.....


他可不想再去林煐岷的办公室了。
死都不想再去了。


终于,在朴佑镇第N次纠结要不要去找林煐岷的时候,林煐岷来了。


表情凝重。


看向朴佑镇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哦,佑镇啊你来了。”


朴佑镇点点头,张口道:


“煐岷哥我要跟你说些事情。”


“嗯,你说吧。”


“煐岷哥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林煐岷猛地看向朴佑镇,走到他跟前。


“你...怎么这样问。”


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手中的化验单握的紧紧的。


“那个...你昨晚被人下药了你知道吗?”


朴佑镇垂直眼皮说道。


是我帮你解的你知道吗?


心里默默地嘟囔着。


手臂猛地被人抓住,随即被人拖着往前走。


“你干什么林煐岷!”


“我们回办公室说。”


我不想再去那个办公室了啊!
朴佑镇心里默默哀嚎着。


还是迫不得已地坐到了昨晚两人“作战的场地”——林煐岷办公室的沙发上。


“佑镇啊,你怎么知道我被下药这件事!”


林煐岷看着朴佑镇焦急地问道。


“....昨晚我回了一趟医院...”


“你回医院干什么。”


“找你啊,你不是说..要一起喝酒吗。”


“啊.....对.....”


“然后就看到你倒在办公桌上一群人打算将你搬到沙发上脱掉你的衣服,让一个也脱掉衣服的弱女子趴到你身上,然后....拍照....”


朴佑镇挠挠鼻尖,说道。


“下药,女子,衣服,拍照....真是卑鄙啊。”


林煐岷咬着牙说道。


院长,你做的真的过分了。


“然后...呢?”


抬起头继续问道。


朴佑镇则是没再立马接话,而是将头偏了偏,不再跟林煐岷对视。


谁知这偏头的动作,让朴佑镇刻意用衣领遮起来的脖颈露了出来。


几个大小不等的青紫就这么暴露在林煐岷眼下。


“佑..佑镇呐...你不会...”


朴佑镇依旧没回答。


林煐岷此刻的心情简直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接上昨晚零星的记忆,模糊的轮廓。


朴佑镇!


“对..对不起...”


林煐岷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很害怕。
他很害怕朴佑镇从此恨他。


他很愧疚
他很愧疚让朴佑镇为他解了药,失了身。


“佑镇啊....我会对你负责的...”


朴佑镇的脑袋转了回来,眼睛亮晶晶地望向林煐岷盈满愧疚的双眼。


“哥,你不要因为愧疚而对我负责,这样的负责我宁可不要。”


林煐岷的眼睫毛扑扇了几下。
嘴角抑制不住的微微翘起。


“那...佑镇,你愿意接受我吗。”


朴佑镇扒开领子指了指脖子,随后开口


“不愿意都不行啊,你要对我负责的,真正的负责。”


林煐岷的笑容不可抑制的绽开。


“那今天起我们是一日哦。”



———————————TBC


#这章...很粗糙...很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