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谧森森

鱼龙混杂

驼金# 半圆 Chapter8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两人狂奔到手术室门前。


红色的“手术中”刺了朴佑镇的眼。


“你..你不是说爸爸会没事的吗?”


朴佑镇红着眼睛看向身旁一样呆呆站着的林煐岷。


林煐岷的脑子现在很乱,他要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抱歉的望向红着眼睛的朴佑镇:


“佑镇啊,你要在这乖乖等着好吗,我很快就回来,我一定查清楚。”


说完最后吻了一下朴佑镇的前额然后便快步离去。


一路疾走到朴佑镇爸爸的病房,抓住看朴佑镇爸爸的护士就问道:


“怎么会突发并发症?这下午有谁进过他的病房?!告诉我!”


护士被林煐岷吼得说不出话,支支吾吾地才吐出几句话:


“二...二号房的一个女孩好..好像进去过...”


“不是都说若不是家属的话闲杂人等一并不许进去吗!你们是都把我的话当放屁还是怎么着!?“


林煐岷怒了,不顾形象的大吼道。


“给我把那个二号房的女孩带过来!现在立刻马上!”


护士被吼的一愣一愣的,还是点点头跑向二号房。


林煐岷沉着脸走回病房,仔细地观察着病床。


突然一个浅浅的水渍状斑点吸引了林煐岷。


用手摸了一下,已经快干了,只剩一点水分残留着。


这是什么?


林煐岷蹙眉。


背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回头。


“林医生!二号房的那人刚刚退房了!”


“什么!给我拦住她,不要让她走出医院的大楼!动用保安!快!”


“是!”


护士匆匆忙忙的跑走了。


退病房了?怎么会这么巧?


林煐岷握了握拳头。


一定有问题。


转身走出病房,来到护士台。


“五号病房床单上靠近墙的右端有一个大拇指甲大小的水渍,去给我提取一下,然后去化验,快!化验完后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结果。”


前台护士应了立马跑向病房。


林煐岷阴着脸走向监控室,画面中一个女子正被保安拦着,然后便被控制住了。


很好。


拿起广播的话筒:“给我把她带到三楼神经外科!”


不一会,女子就被架着出现在林煐岷面前。


那女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不安。


林煐岷冷笑一声,随后抓着那女子就往朴佑镇爸爸的病房走去。


指着那滩水渍,问道:


“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女子颤抖着回答。


林煐岷阴着脸,冷冷地开口


“那你下午为什么要来五号房?你的房间不是在二号房吗?”


那女子低着头不回答。


“说!”


林煐岷吼道。


“我...我进错房间了...”


“...哈...”


林煐岷勾了勾嘴角,眼底却如寒冬般冷冽。


“是他叫你这么说的吧?给你多少钱?”


那女子抖的跟筛子一样,始终不敢抬头看林煐岷。


“你要是不说,也可以,那就只好请你去做牢了。”


甩下这句话林煐岷就想走出病房,却不想被那女子抓住了裤脚。


“我说...我说...是院长...院长叫我这么做的。”


破碎的话语刺入林煐岷的耳朵里,疼的彻底。


握紧了双拳,咬着牙关最后挤出一句话: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


说完便疾步向外走去。


掏出震动的手机,接通。


“林..林医生,是氯..氯化钾。”


挂断。


好,很好。


林煐岷简直气的要发疯了。


畜生,你为什么要动他!


我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喂,是金记者吗?你看一下手机,我给你传了几张照片还有一份关于税的文件,你看一下,我想明天就能看到它们在报纸上,谢谢。”


挂了电话,就看到朴佑镇的信息。


“没了。”


该死!


林煐岷跑向手术室。


———————————

朴佑镇从手术室中走出的医生口中听到了


“非常抱歉,我们尽力了。”


之后便处于呆滞状态。


靠着墙壁,他竟哭不出来。


摸索着给林煐岷发了短信。


不一会儿便见到跑着过来的林煐岷。


看着林煐岷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


“佑镇啊,佑镇啊..对不起...对不起...”


喘着气将朴佑镇拥进怀里。


“你不是说..会没事的吗..”


朴佑镇低低地说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煐岷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将朴佑镇拥着又紧了些,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


朴佑镇像是晃过神一般猛地推开林煐岷,大吼道,


“我只想要我爸爸回来!我想要他回来啊!”


朴佑镇终于崩溃大哭,撕心裂肺。


“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院长做的!是不是他为了扳倒你做的?”


哭着抓住林煐岷问道。


林煐岷无法不回答,只能点了点头。


“你们俩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我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朴佑镇像失了最后一根稻草般大叫着。


“如果没有你,我爸爸也许就活得好好的了不是吗?我就不该遇见你的!林煐岷!”


林煐岷的双眸一瞬间如没有了星光的夜空一般暗淡无光。


看着眼前竭尽疯狂的朴佑镇,祈求着朴佑镇不要说出那一句话,


“我恨你!”


朴佑镇最后说出这句话后就跑走了。


这句将他打入地狱的话。


朴佑镇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林煐岷的双眸一片死寂,就如这夜晚的医院般冰冷。


他无能为力。
他束手无策。


虚脱的坐到椅子上,将头埋在双臂里。


对不起。


我也没想到那畜生真的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没想到他竟然敢动你。
我没想到我竟然保护不了你们。

对不起。


佑镇啊....



——————————TBC


#有些剧情无厘头不合理请多担待
#小心心和评论是动力💕😌
#感谢🙏


评论(7)

热度(69)

  1. parkchamsaee森谧森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