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谧森森

鱼龙混杂

水星记 (上)

#丹雀
#BGM:水星记


“作为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水星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也无法更靠近太阳,从最初的想要去靠近,到最终的以遵循原有的轨道相伴运行。”

【摘自网友对水星记一曲的解析】





—————————————————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太阳。

朴佑镇也有。

只不过那人不只是他的太阳,那人还是千千万万人的太阳,没有办法独属于他。

朴佑镇也没想过拥有。

他只想小心翼翼的护着,哪怕只能这样默默陪着也好。

再一次的舞台演出结束后,待机室吵闹如故。

朴佑镇也像往常一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成员们互相打闹。

不时弯弯嘴角。

看似没有准确焦点的双眸,实则早已聚焦到某人身上很久了。

那人染着一头金毛,在成员中一眼就能看见。

那人有着一双笑眼,弯弯的,就好似夜空中那总是散发着淡淡的柔光的月牙一般。

那人还有着尖尖的小虎牙,每当他没心没肺的咧嘴笑时那尖尖的小虎牙便会露出一截,这是朴佑镇在那人身上最喜欢的部位。

为什么呢?

可能因为朴佑镇也有一对相似的虎牙吧,这也是朴佑镇与那人唯一相似的地方了。

也可能是因为每次朴佑镇见到那人时,心就像是被那尖尖的小虎牙轻轻啃咬般

挠心挠肺。

猛地,朴佑镇与那人的视线撞上了。

朴佑镇慌忙低下头,随手在沙发上拿了个不知被谁摘下的耳麦,故作把玩着。

一双AJ映入眼帘。

“佑镇呐?”

那人的声音直穿耳膜。

“嗯?”

朴佑镇微微抬头,听见自己这样回答着。

“出去透透气吗。”

朴佑镇终于抬起眼皮,望入那人如琥珀色玻璃珠般的眼眸。

姜义建。

“好啊。”

朴佑镇绽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接着率先起身走向门外。

走向那个熟悉无比的小阳台。

其实不说可能不知道。

在Wanna One组建之后这一年,朴佑镇与姜义建的关系很微妙。

两人之间的友情不像平常人那般。

两人之间其实是一种互相依靠的关系,这种依靠不是身体,不是精神,是心灵。

他们的关系不会表现在过多的肢体语言上,他们的最好的相处方式是两人静静地呆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可以。

那种感觉是相通的。

没有缘由。

许多人打趣说两人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对彼此怎么能这么熟悉呢,但却有时候又会稍稍带点生疏。

朴佑镇对这种状态其实已经很满意了。

他不敢奢求太多。

“好累啊....”

朴佑镇听见姜义建随着呼气漫延出的这么一句话。

“是啊....”

朴佑镇轻声回答。

姜义建弯下腰,将下巴磕到栏杆上,两只手叠在一起垫在下巴下面。

朴佑镇微微偏偏头就看到姜义建毛茸茸的金色脑袋。

忍不住抬手揉了揉。

这个脑袋不是朴佑镇第一次摸了,染了金毛后的头发没有之前那么柔软了,但依旧滑滑的,很舒服。

“噗嗤。”

姜义建猛地笑出来。

“佑镇呐,你把哥当狗摸着吗?”

听闻,朴佑镇收回手,淡淡回了句:

“没有啊,但是哥你有时候真的就像条拉布拉多一样。”

“呀!”

姜义建猛地抬起头,看向一脸淡然的朴佑镇。

“但是..”

朴佑镇又吐出两个字,

“很可爱啊...”

朴佑镇的耳根变得有点粉粉的。

随即一双大手就搂过来了,伴随着姜义建带着笑的声音:

“这还差不多嘛~”

朴佑镇被他猛地揽进怀里,竟有点不知所措。

耳畔竟能听到那人的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就如同朴佑镇现在的心跳,只不过频率正常多了。

朴佑镇有点僵住了。

他渴望停留在这个怀抱里但却又怕被那人发现他的异佯。

半推半就的推开姜义建

摸摸鼻子,刚想开口就被姜义建抢先了。

“哎呦!我们佑镇不是害羞了吧!”

姜义建一脸嬉笑的看着朴佑镇。

“才没有。”

朴佑镇横着脖子答道。

就好似被看破心思的女孩一般,本就粉嫩的耳根更加红了。

不自在的就往回走。

背后传来姜义建一大串嘀咕的声音。

“佑镇你还是太小了啊哈哈哈,以后就让哥哥我多多教育你一下,不过到底为什么会害羞呢....奇怪呢。冠霖也会这样吗?”


到底为什么会害羞呢?

朴佑镇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因为喜欢你啊。
因为太喜欢你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