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谧森森

鱼龙混杂

幽闭恐惧症。 #驼金

#一个脑洞【幽闭恐惧症】




————



舞台一结束,林煐岷就急忙跑向后台找朴佑镇。

他想见他。

此时的林煐岷脑子中就只有这一句话。

敲门打开Wanna One的休息室,一开门就鞠着躬跟路过的工作人员一一问候。

终于走到房子里面,眼神寻觅了一圈也没看到心心念念的身影。

跟全部人打过招呼之后,开口问道:

“佑镇呢?”

瞬间大家都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没有人说话。

“他...被经纪人哥惩罚了....因为他在舞台上的失误...”

姜丹尼尔小心翼翼地开口。

“什么?”

林煐岷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到哪去了?”

“杂物间。”

林煐岷在听到这三个字的同时浑身一颤,

声音颤抖着出来:

“多..久了..”

“15..分钟了吧大概。”

成员们见状,也依稀严肃了起来。

林煐岷转头就跑。

奔向离Wanna One 最近的那个杂物间


———————————————————


朴佑镇被经纪人作为惩罚关进了后台的杂物间。

黑暗狭隘,仿佛连空气都稀薄的可怕。

朴佑镇抱膝蹲坐在杂物间中小小的空地上,将头埋在双臂之间。

安静的只剩下朴佑镇沉重的呼吸声。

从刚开始的不安焦虑,到现在的心慌,浑身冒冷汗。

30分钟怎么过的这么慢啊...我快不行了...

朴佑镇只感觉自己再往下坠,仿如置身大海,身下是漆黑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海,身体在水中的那种失重感越来越重,徒劳的想要往上游,回应他的只有几个无力的气泡。

朴佑镇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每一次的呼吸都仿佛用掉了80%的力气,而吸进身体的氧气却稀薄的可怕,喉咙鼻腔仿佛被海水灌满一般,溺水的感觉扑面而来。

谁来救救..我..

“碰!”

门被人撞开。

亮光瞬间覆满房间。

“佑镇呐!”

朴佑镇跌入一个怀抱,熟悉又温暖。

“佑镇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是煐岷哥的声音...煐岷哥...

朴佑镇猛的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胸膛剧烈起伏着。

“佑镇呐...”

朴佑镇微微抬眼便看到一脸焦急的林瑛岷。

“哥...”

“哥在,哥在...”

林瑛岷紧紧的抱住朴佑镇,仿佛一松手朴佑镇就会如泡沫一样飞散开一样。

“哥....哥.....煐岷哥....”

朴佑镇将头埋到林瑛岷的怀中,拼命地嗅着那熟悉的味道,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坠,将林瑛岷胸前的那块衣服都打湿了。

林瑛岷感受到怀中人儿的颤抖,和胸口的温热,只能用更紧的拥抱去回应他,双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轻喃道:

“没事了...没事了...”

———————————————————

天知道林煐岷在知道朴佑镇被关进杂物间足足有15分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林煐岷只觉得天塌了,脑袋轰的一声响,耳鸣般的嗡嗡声随即而来,盘旋在耳畔。


不行...不行!


在到达杂物间的门口后,慌乱的直接撞开门。

印入眼帘的便是缩成一团的朴佑镇。

林煐岷随即就腿软了,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把拥住那缩成一团的人儿。

抱住那颤抖的身躯时,林煐岷心都碎了。

看见那人抬起泛红的双眸盯着自己时,林煐岷只是心疼后怕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只能更紧的抱住朴佑镇。

仿佛要将朴佑镇揉进自己身体一般,仿佛一松朴佑镇就将消失一般。

紧紧的。

再不放手。













驼金# 半圆 Chapter8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两人狂奔到手术室门前。


红色的“手术中”刺了朴佑镇的眼。


“你..你不是说爸爸会没事的吗?”


朴佑镇红着眼睛看向身旁一样呆呆站着的林煐岷。


林煐岷的脑子现在很乱,他要去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抱歉的望向红着眼睛的朴佑镇:


“佑镇啊,你要在这乖乖等着好吗,我很快就回来,我一定查清楚。”


说完最后吻了一下朴佑镇的前额然后便快步离去。


一路疾走到朴佑镇爸爸的病房,抓住看朴佑镇爸爸的护士就问道:


“怎么会突发并发症?这下午有谁进过他的病房?!告诉我!”


护士被林煐岷吼得说不出话,支支吾吾地才吐出几句话:


“二...二号房的一个女孩好..好像进去过...”


“不是都说若不是家属的话闲杂人等一并不许进去吗!你们是都把我的话当放屁还是怎么着!?“


林煐岷怒了,不顾形象的大吼道。


“给我把那个二号房的女孩带过来!现在立刻马上!”


护士被吼的一愣一愣的,还是点点头跑向二号房。


林煐岷沉着脸走回病房,仔细地观察着病床。


突然一个浅浅的水渍状斑点吸引了林煐岷。


用手摸了一下,已经快干了,只剩一点水分残留着。


这是什么?


林煐岷蹙眉。


背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回头。


“林医生!二号房的那人刚刚退房了!”


“什么!给我拦住她,不要让她走出医院的大楼!动用保安!快!”


“是!”


护士匆匆忙忙的跑走了。


退病房了?怎么会这么巧?


林煐岷握了握拳头。


一定有问题。


转身走出病房,来到护士台。


“五号病房床单上靠近墙的右端有一个大拇指甲大小的水渍,去给我提取一下,然后去化验,快!化验完后打电话给我告诉我结果。”


前台护士应了立马跑向病房。


林煐岷阴着脸走向监控室,画面中一个女子正被保安拦着,然后便被控制住了。


很好。


拿起广播的话筒:“给我把她带到三楼神经外科!”


不一会,女子就被架着出现在林煐岷面前。


那女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不安。


林煐岷冷笑一声,随后抓着那女子就往朴佑镇爸爸的病房走去。


指着那滩水渍,问道:


“这是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女子颤抖着回答。


林煐岷阴着脸,冷冷地开口


“那你下午为什么要来五号房?你的房间不是在二号房吗?”


那女子低着头不回答。


“说!”


林煐岷吼道。


“我...我进错房间了...”


“...哈...”


林煐岷勾了勾嘴角,眼底却如寒冬般冷冽。


“是他叫你这么说的吧?给你多少钱?”


那女子抖的跟筛子一样,始终不敢抬头看林煐岷。


“你要是不说,也可以,那就只好请你去做牢了。”


甩下这句话林煐岷就想走出病房,却不想被那女子抓住了裤脚。


“我说...我说...是院长...院长叫我这么做的。”


破碎的话语刺入林煐岷的耳朵里,疼的彻底。


握紧了双拳,咬着牙关最后挤出一句话: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


说完便疾步向外走去。


掏出震动的手机,接通。


“林..林医生,是氯..氯化钾。”


挂断。


好,很好。


林煐岷简直气的要发疯了。


畜生,你为什么要动他!


我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喂,是金记者吗?你看一下手机,我给你传了几张照片还有一份关于税的文件,你看一下,我想明天就能看到它们在报纸上,谢谢。”


挂了电话,就看到朴佑镇的信息。


“没了。”


该死!


林煐岷跑向手术室。


———————————

朴佑镇从手术室中走出的医生口中听到了


“非常抱歉,我们尽力了。”


之后便处于呆滞状态。


靠着墙壁,他竟哭不出来。


摸索着给林煐岷发了短信。


不一会儿便见到跑着过来的林煐岷。


看着林煐岷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


“佑镇啊,佑镇啊..对不起...对不起...”


喘着气将朴佑镇拥进怀里。


“你不是说..会没事的吗..”


朴佑镇低低地说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煐岷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将朴佑镇拥着又紧了些,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


朴佑镇像是晃过神一般猛地推开林煐岷,大吼道,


“我只想要我爸爸回来!我想要他回来啊!”


朴佑镇终于崩溃大哭,撕心裂肺。


“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院长做的!是不是他为了扳倒你做的?”


哭着抓住林煐岷问道。


林煐岷无法不回答,只能点了点头。


“你们俩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到我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朴佑镇像失了最后一根稻草般大叫着。


“如果没有你,我爸爸也许就活得好好的了不是吗?我就不该遇见你的!林煐岷!”


林煐岷的双眸一瞬间如没有了星光的夜空一般暗淡无光。


看着眼前竭尽疯狂的朴佑镇,祈求着朴佑镇不要说出那一句话,


“我恨你!”


朴佑镇最后说出这句话后就跑走了。


这句将他打入地狱的话。


朴佑镇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林煐岷的双眸一片死寂,就如这夜晚的医院般冰冷。


他无能为力。
他束手无策。


虚脱的坐到椅子上,将头埋在双臂里。


对不起。


我也没想到那畜生真的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没想到他竟然敢动你。
我没想到我竟然保护不了你们。

对不起。


佑镇啊....



——————————TBC


#有些剧情无厘头不合理请多担待
#小心心和评论是动力💕😌
#感谢🙏


驼金# 半圆 Chapter7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林煐岷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院长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站在桌前的林煐岷。


“不是啊,院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煐岷笑笑,开口道。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院长暴怒地指着桌前摊着的一沓照片。


林煐岷耸耸肩,“只是不小心发现了您女儿吸食毒品的这个事实罢了。”


慢悠悠的拿起其中一张照片,摇了摇头:“可惜了,娜珍啊。”


“砰!”


院长暴怒的拍案而起,指着林煐岷说道:


“你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想再来一次吗!”


林煐岷冷冷地笑了一声,随后开口:


“抱歉,我是不会让那种事情再次发生的,我绝对会赶在您干掉我之前先将您干掉。”


用手指弹了弹手中的照片,随后将它重新放在办公桌上。


嘴角一勾,直视着院长。


“您的把柄,我多的是。”


院长气的浑身发抖,却也只能狠狠地瞪着林煐岷。


仅此而已。


林煐岷轻笑一声,转身,大踏步的走出办公室。


院长盯着林煐岷的背影,拿起电话


“给我去查林煐岷,所有的把柄,所有能牵制住他的东西,都给我查清楚!快!”


———————————


林煐岷一出医院便见到了等他下班的朴佑镇。


嘴角上扬,快步走向朴佑镇。


一把将朴佑镇揽在怀里,贪婪的吸着专属于朴佑镇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让他安心。


“怎么了?”


朴佑镇抬起头问道。


“没事,就是想你了。”


林煐岷温柔的看着朴佑镇答道。


“回我家吧。”


林煐岷揉着朴佑镇的脑袋说道。


“嗯。”


朴佑镇乖乖的点点头。


———————————


进了林煐岷的家门,这是朴佑镇第一次来林煐岷家。


第一感觉就是跟林煐岷一样干净整洁,房子挺大,装饰的现代又简约。


正是朴佑镇喜欢的风格。


“想吃什么,我给你煮啊。”


林煐岷换上拖鞋走向厨房。


“啊?我...都可以啊。”


朴佑镇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吓了一跳。


“番茄肉酱意面吃吗?”


“嗯,可以啊。”


朴佑镇换上拖鞋做到深灰色的布艺沙发上。


看向厨房里林煐岷忙碌的背影。


真好。
这就是幸福的样子吧。


平淡却真实
简单却幸福。


林煐岷,我有点想跟你共度一生了呢。


怎么办?


“想什么呢?”


林煐岷从厨房一出来就看见朴佑镇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煐岷的声音打断了朴佑镇的思绪。


冲着林煐岷笑笑,摇摇头。


“没什么,做好饭了吗?”


“快了,就差面还没熟了。”


一边反手解着围裙一边朝朴佑镇走去。


一直到了朴佑镇面前围裙还没解开。


朴佑镇好笑地看着林煐岷着急的样子,终是站起身说道:


“我来解吧,哥你怎么连围裙都解不开。”


说着就绕道林煐岷的身后,双手熟练的解开围裙。


刚解完准备走向前时,林煐岷突然猛地一转身,伏下头,吻上朴佑镇的唇。


朴佑镇刚开始还被吓到了,反应过来后就开始笑着回应着。


这个吻温柔又缠绵。


好像要把朴佑镇融化在这个吻里一般。


林煐岷的手不安分的一点点向下滑去,刚扯到衣口的手却被厨房的烧水声打断。


不舍的离开朴佑镇的身体,快步向厨房走去。


朴佑镇笑了一声,随后坐到饭桌前。


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亮。


来短信了?


朴佑镇点开查看。


“您的父亲因突然的并发症紧急被送往急救室,请家属速来。”


什...什么!


失魂落魄地快速走向门口。


“怎么了佑镇?你要去哪?”


转过头看向林煐岷,声音带上了些许哭腔:


“我父亲...我父亲他...”


林煐岷一怔,随后放下手中的盘子拿起车钥匙就走向门口。


“我跟你一起去,不要慌。”


朴佑镇只是跟着林煐岷,心里别无他想,他只求父亲能好好的。


一路狂飙。


林煐岷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不会是那个混蛋吧....


操。


千万不要。


—————————TBC

驼金# 半圆 Chapter6 (甜)

医生x白领 双向暗恋



就这样,林煐岷在处理院长一事的同时和朴佑镇谈起了恋爱。


今天是他们第一次约会。


走在林煐岷旁边,朴佑镇还是有一种不是实感的感觉。


好似这就是一个梦,一个朴佑镇做了好些年的美梦。


和林煐岷并肩走在人潮涌动的街头,因为拥挤,朴佑镇好多次都差点被撞的摔倒,再又一次被撞到肩头时,胳膊被人牢牢的握住,然后就被人拉到了前面。


林煐岷的前面。
林煐岷的怀前。


林煐岷将两只胳膊伸的直直的,护在朴佑镇身两侧,用两只胳膊挡去旁边涌动的人群,像是开出一条路一般,让朴佑镇走的舒服一点。


愣愣的被护着往前走着,看着身侧两条修长有力的胳膊,不自觉地就抚上去,手轻轻地握住了林煐岷其中一只手。


“怎么了,佑镇。”


林煐岷回握住朴佑镇小心翼翼的小手,从背后低下头伏在朴佑镇的耳畔问道。


洒下来的温热的呼吸让朴佑镇原本就粉嫩的耳朵更是红的彻底,痒痒的,让朴佑镇不禁缩了缩脑袋。


“煐岷哥,你可以不用这样的,我没事的。”


朴佑镇偏偏头说道。


四目相对。


林煐岷终是笑了下,然后走到朴佑镇的身侧,握着朴佑镇的那只手又紧了紧。


“好,那就紧紧握住我的手,不要再摔倒了。”


拉着朴佑镇就往前走去。



———————————


终于走到目的地——朴佑镇上次买烤牛排的地方。


也是林煐岷念念叨叨说做的很正宗的“釜山烤牛排”的地方。


也许是地方太偏僻了店里竟然没有什么人。


朴佑镇与林煐岷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了。


“佑镇啊你上次买的两人份烤牛排是不是在这家买的?”


提到上次的烤牛排朴佑镇就气,回了一声“嗯”便再没说话。


“好吃吗?难道量很少?你上次可是一个人吃了俩人份呀。”


林煐岷憋着笑问道。


“好吃可好吃了,哥要不你今天也试试两人份?”


朴佑镇咬着牙笑着说道。


“噗哈哈哈,哥才不要呢,话说佑镇啊你上次到底是不是本来打算和我一起吃的?”


朴佑镇“哼”了一声才回答:


“对啊……可是看到你跟那女的我就不想给了。”


“噗。”


林煐岷再一次憋不住笑出声,看着眼前吃醋的朴佑镇真的觉得好可爱。


“然后你就一个人吃完啦?”


继续逗着朴佑镇。


“对啊!都快撑死我了!”


朴佑镇瞪着林煐岷,双眼写满了“都怪你”


看着眼前气鼓鼓的朴佑镇林煐岷真的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朴佑镇的脑袋。


温柔地说:“好,那今天我陪你吃两人份,你绝对不会撑了。”


说完就叫了饭店的阿姨来点菜。


————————————

“不过哥你今晚是没有手术对吧。”


林煐岷听闻抬起头答道:


“嗯对啊,我推掉了。”


“推掉了?!”


朴佑镇一听惊的连烤牛排也不吃了。


“哥你不要因为今晚...的事而推掉手术啊!”


“今晚...的什么事啊?”


林煐岷也不吃烤牛排了,放下筷子笑眯眯地看向朴佑镇。


“就这个啊,约会啊。”


朴佑镇呆呆地回答。


“还有呢,今晚的事呢?”


林煐岷索性撑着头看向朴佑镇,继续问道。


“今晚?呀!林煐岷!”


朴佑镇这才明白过来,双颊有些红扑扑,对林煐岷怒吼道。


“哥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好啦好啦不逗你啦。”林煐岷笑着看着朴佑镇。


看着眼前的朴佑镇,林煐岷又想起高中时期的种种,便止不住的叹道“终究还是败在这小孩手里。”


初见朴佑镇是在舞蹈室里,是朴佑镇来报名rap社的时候。


那个时候朴佑镇还有点肉嘟嘟的,黑黑的,一进来就像被吓到了一样盯着自己看。


那个时候林煐岷就觉得这个学弟有点可爱。


随着相处,林煐岷发现朴佑镇特别的努力,特别的上进。


因为朴佑镇的rap那个时候说的实在是不怎么样,而rap社偏偏又是经常到学校文艺晚会或者什么晚会上公演的社团,全员都要参加。


所以朴佑镇为了不拖累哥哥们,便用一切能用的时间去练习,林煐岷好几次看见朴佑镇一个人在下课后来舞蹈室独自练习。


那个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学弟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后来他们也真的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可是在偶然一次林煐岷碰见朴佑镇被别人拥在怀里时,林煐岷竟觉得很生气。


那个时候,林煐岷就觉得自己不对劲了。


再到后来朴佑镇因为父亲的原因而逃到他这里时,每当清晨看见朴佑镇肉乎乎的熟睡的小脸时林煐岷就觉得很幸福。


是的,很幸福,林煐岷喜欢上了这个呆呆、肉肉的学弟。
林煐岷喜欢上了朴佑镇。


可是后来,朴佑镇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疏远他了,到最后竟然连rap社都不参加了。


那几天林煐岷郁闷的连饭都吃不下,好几次都想直接跑到朴佑镇班级去找他算了,可是都忍住了。


实在想的不行了就发个短信问问,可每次得到的回答都是“太忙了。”


再后来因为林煐岷是高三要高考了,家长便把林煐岷的手机没收了。


等到高考完林煐岷才得知父母竟不小心将他的手机弄丢了,还为此跟父母吵了一架。


那里面可存着朴佑镇的联系方式啊。


再然后林煐岷就接到了首尔医大的录取通知书,全家便搬到了首尔。


那时候,林煐岷便想着等搬过去后一定要回釜山找朴佑镇。


可是当林煐呢满怀激动地找到朴佑镇的家时才发现已经空无一人,再一问才知道朴佑镇一家也搬家了。


林煐岷那一刻想着“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见到朴佑镇了。”


却没想到,他竟然又遇见了朴佑镇,而且还当了他男朋友。


是缘啊。


我们怕是要互相牵绊一生了啊朴佑镇。


—————————TBC


#小心心和评论是动力!
#感谢🙏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5


“嘶.....”


林煐岷觉得头痛的要死了。


昨晚干什么了?


只记得被院长不停的灌酒,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


自己的办公室?


自己为什么是裸着的!


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的白大褂。


地上滚落着没盖盖子的润肤露。


破碎的记忆一点点涌来。


是谁,那是谁?


昨晚的那人是谁.....


懊恼的坐起身,自己竟然把人家给上了还不记得人家是谁......


不过昨晚那酒绝对有问题。


穿好衣服后快步走向化验科。


————————————


朴佑镇拖着酸痛疲惫的身子挪回家。


用残存的精力拿起手机给领导发了个明天请假的短信后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昏天地暗,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勉强睁开眼睛。


“呼.....”


站在花洒下,任凭水冲洗自己。


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他被人上了。
他被林煐岷上了。
他被林煐岷在药物的作用下给上了。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身后那个部位到现在还酸痛无比。


该死。


关掉花洒,拿来浴巾擦拭身体。


从脖子到腹部都有大大小小的青紫。


真是很够劲啊林煐岷。


朴佑镇恨恨地想着。


————————————


下午6点,朴佑镇还是去了医院。


除了一直在祈祷不要碰见林煐岷外,朴佑镇还一直在想昨天那群人到底想干什么,是谁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想到最后的结论就是:林煐岷得罪人了。


坐在病床旁,朴佑镇时不时地就望望门口。


他现在是又不想林煐岷又想让他来。
他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林煐岷的,关于昨晚的事.....


他可不想再去林煐岷的办公室了。
死都不想再去了。


终于,在朴佑镇第N次纠结要不要去找林煐岷的时候,林煐岷来了。


表情凝重。


看向朴佑镇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哦,佑镇啊你来了。”


朴佑镇点点头,张口道:


“煐岷哥我要跟你说些事情。”


“嗯,你说吧。”


“煐岷哥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林煐岷猛地看向朴佑镇,走到他跟前。


“你...怎么这样问。”


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手中的化验单握的紧紧的。


“那个...你昨晚被人下药了你知道吗?”


朴佑镇垂直眼皮说道。


是我帮你解的你知道吗?


心里默默地嘟囔着。


手臂猛地被人抓住,随即被人拖着往前走。


“你干什么林煐岷!”


“我们回办公室说。”


我不想再去那个办公室了啊!
朴佑镇心里默默哀嚎着。


还是迫不得已地坐到了昨晚两人“作战的场地”——林煐岷办公室的沙发上。


“佑镇啊,你怎么知道我被下药这件事!”


林煐岷看着朴佑镇焦急地问道。


“....昨晚我回了一趟医院...”


“你回医院干什么。”


“找你啊,你不是说..要一起喝酒吗。”


“啊.....对.....”


“然后就看到你倒在办公桌上一群人打算将你搬到沙发上脱掉你的衣服,让一个也脱掉衣服的弱女子趴到你身上,然后....拍照....”


朴佑镇挠挠鼻尖,说道。


“下药,女子,衣服,拍照....真是卑鄙啊。”


林煐岷咬着牙说道。


院长,你做的真的过分了。


“然后...呢?”


抬起头继续问道。


朴佑镇则是没再立马接话,而是将头偏了偏,不再跟林煐岷对视。


谁知这偏头的动作,让朴佑镇刻意用衣领遮起来的脖颈露了出来。


几个大小不等的青紫就这么暴露在林煐岷眼下。


“佑..佑镇呐...你不会...”


朴佑镇依旧没回答。


林煐岷此刻的心情简直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接上昨晚零星的记忆,模糊的轮廓。


朴佑镇!


“对..对不起...”


林煐岷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很害怕。
他很害怕朴佑镇从此恨他。


他很愧疚
他很愧疚让朴佑镇为他解了药,失了身。


“佑镇啊....我会对你负责的...”


朴佑镇的脑袋转了回来,眼睛亮晶晶地望向林煐岷盈满愧疚的双眼。


“哥,你不要因为愧疚而对我负责,这样的负责我宁可不要。”


林煐岷的眼睫毛扑扇了几下。
嘴角抑制不住的微微翘起。


“那...佑镇,你愿意接受我吗。”


朴佑镇扒开领子指了指脖子,随后开口


“不愿意都不行啊,你要对我负责的,真正的负责。”


林煐岷的笑容不可抑制的绽开。


“那今天起我们是一日哦。”



———————————TBC


#这章...很粗糙...很抱歉
#🙏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4 (微肉{渣!})

成功的被删了 又重发一遍🙏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3

白领x医生 双向暗恋



繁琐的工作让朴佑镇每天累的跟狗一样。


只能在下班的时候挤出时间去医院看望自己的父亲。


父亲依旧处在昏迷的状态。


朴佑镇要是晚上不用加班的话就会在下午赶过去医院坐在父亲的病床边,静静地看着父亲昏睡的面容。


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直到临近医院关门才肯回家。


林煐岷不是每次都在。


但是只要朴佑镇过去的时候林煐岷刚好在林煐岷就会陪着朴佑镇坐在病床旁。


聊聊天,或者说说朴佑镇父亲的状况。


朴佑镇都会一一应着。


直到有一次,不知为什么突然说到高中时候的事,林煐岷忍不住开口问:


“话说,那个时候你为什么突然就不来找我了,rap社也不来了。”


朴佑镇愣了愣,笑了笑却不知该如何作答。


难道说“因为喜欢你”吗


于是最后憋出个“爸妈突然管得严了,让我好好学习”这么个理由。


林煐岷听到后也只是笑了笑,不再追问。


日子好像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着。
日复一日。


平淡到朴佑镇差点觉得仿佛所有的悸动都在时光的打磨中消磨殆尽。


但那也只是觉得。


朴佑镇在又一天的下班后去到医院。


拿着上次跟林煐岷聊天时说到的釜山特产美食烤牛排,去到林煐岷的办公室打算给他。


走到办公室门前,看见门是虚掩的并没有关上,于是便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


眼前的景象却让朴佑镇猛地一顿。


只见林煐岷被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子从背后亲密的抱着。


朴佑镇下意识地转过身去,


原来还是会刺眼。
看到他与别人亲密时。


“佑镇呐!有什么事吗?”


身后传来林煐岷的声音。


转过身,表情如常,林煐岷已经与那个女的分开站了出来。


“啊,没什么,本来想问一下你关于我父亲身体状况的一些问题的。”


“啊...这样啊,那我等会过去...”


“不行,你不是要跟我和爸爸一起吃饭的吗?”


那女子蛮横地打断了林煐岷说道。


林煐岷微微蹙眉,望着那女子说道:


“娜珍啊,哥哥等会还有病人,你就自己先去吧。”


“哼!每次都这样!”


叫娜珍的女子愤愤地跺了跺脚,随即气势汹汹地走出办公室。


途中看到站在门前的朴佑镇还瞪了朴佑镇一眼。


朴佑镇只是也打算跟着她出去,却没想到被人叫住。


“佑镇呐!”


回过头,看向林煐岷。


“那个....她不是我女朋友,她是院长的女儿,比较刁蛮任性,那个...你别放在心上。”


林煐岷下意识地就解释。


“嗯。”


朴佑镇只是回了这么一个单音节。


林煐岷有点急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朴佑镇身旁。


“佑镇呐那个真的不是我女朋友...”


“你可以不用解释的,煐岷哥。”


朴佑镇淡淡地回道,将手中有些冷了的牛排握的紧了紧。


林煐岷眼睛中藏着一种朴佑镇看不懂的情绪。


办公室一霎那变得寂静无比。


最终还是朴佑镇打破沉默说道:


“你去吃饭吧,我的问题晚点问也行。”


说着就要走出办公室。


林煐岷下意识地就拉住朴佑镇的胳膊。


却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正好看见朴佑镇右手领着的塑料袋,便问道:


“唉等等,那个....你手上那个是什么。”


朴佑镇低头看了看自己右手中的塑料袋。


“烤牛排。”


“什么!是我们上次说道的那个釜山烤牛排吗?”


“嗯。”


“太棒了,这是几人份啊!”


“两人。”


“那我们一起吃吧!”


“不要,我自己的吃的完。”


“....佑镇啊”


“你去跟院长吃完饭吧,我也要吃烤牛排了。”


说完挣开林煐岷扯住的胳膊向病房走去。


望着朴佑镇离开的背影,林煐岷张了张口,终是没有出声。


叹了口气。


我该怎么办才好。


朴佑镇....




—————————TBC


#有些狗血...请多担待
#感谢🙏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2



#白领x医生 双向暗恋


之前在釜山的时候。
从初中一直到高中

朴佑镇都与林煐岷在一所学校读书。
林煐岷是大朴佑镇两级的学长。


高,好看。


这是朴佑镇在舞蹈室第一次见到林煐岷的时候脑子蹦出来的几个词。


朴佑镇早就听说过林煐岷。


听说过林煐岷的舞跳的很好。
听说过林煐岷的rap说的也不错。
听说过林煐岷篮球打得也挺好。
听说过林煐岷个子又高长得还很好看。


朴佑镇早就想见见这位“名震四方”的学长了。


他想看看这位学长到底有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厉害


后来,他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林煐岷,也差点将自己搭了进去。


在高一的下学期,朴佑镇报名了rap社。
rap,是朴佑镇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却没想到rap社社长竟然就是林煐岷。
就这么直直地看着站在舞蹈室正中央仿佛自体发光的林煐岷。


一眨不眨。


再后来,他和林煐岷渐渐就熟了起来,因为朴佑镇本身就话少的原因,所以跟林煐岷呆在一起时大多数只是乖乖的听着,时不时点点头。


最重要的是,每当朴佑镇因为父亲的原因而离家出走时都会跑到林煐岷那去。


有时会在林煐岷那睡上几个晚上然后在父母找人的时候才回家。


那个时候的林煐岷对于朴佑镇来说就是一道阳光,是朴佑镇灰暗生活中唯一的光亮。


然后,朴佑镇就发现了一件事。


他,喜欢上了林煐岷。


当朴佑镇意识到这件事之后便有意的渐渐不再去找林煐岷了。


他怕他会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情感。
他怕当林煐岷发现他的不正常时会厌恶他。
所以,他宁可先一步的疏远林煐岷。


林煐岷也发过短信问朴佑镇最近怎回事。
朴佑镇总是回复“最近太忙了”


然后渐渐的朴佑镇连rap社都不去了。
这相当于与林煐岷在生活中能够碰面最后一根连接的线都断了。


后来可能也因为林煐岷要高考了,忙,所以干脆连短信都不发了。


再后来,朴佑镇就听说林煐岷考去了首尔,学了医。


虽然不久之后,朴佑镇一家也从釜山搬去了首尔,期间朴佑镇也打过林煐岷之前留给他的手机号码,却发现已经是空号。


然后这一晃就是好多年,久到朴佑镇都差不多淡忘了林煐岷的样子了。


朴佑镇没想到的是,这么多年后,林煐岷竟又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


—————————————


看着眼前还冒着烟的咖啡,朴佑镇将原已握住杯子的手又缩了回来。


“佑镇呐,这么没想到还能再碰见你!”


对面那人的声音因激动而微微提高。


“我也没想到。”


朴佑镇开口回道。


“对了,你给我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吧,之前你给我的我不小心弄丢了。”


林煐岷抱歉的掏出手机说道。


接过林煐岷递过来的手机,按上自己的电话号码。


林煐岷接回去看了一眼,歪歪头说道:


“这么多年都没变呢....”


“对啊,我的电话号码一直都没变过。”


朴佑镇微微笑着。


“我的电话号码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变,那时候没来得及跟你说,抱歉。”


朴佑镇电话响了,抬头看了眼对面的林煐岷,只见林煐岷挑挑眉,说道:


“这就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找我可以随时打。”


“谢谢,你为我爸爸做治疗。”


“这有什么,我本来就是医生啊,这是我的职责,不过你爸爸这个情况恐怕会有点麻烦。”


听到这,朴佑镇一惊,猛地看向林煐岷。


“你爸爸这是突发性脑溢血,现在抢救回来了,但是你要做好他会偏瘫或者全瘫的准备,以及各种后遗症和并发症......”


“啊....是这样吗....”


朴佑镇重新垂下头。


林煐岷见到朴佑镇的样子,又着急地补了句: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医治,减少他的发病率,毕竟突发性脑溢血抢救回来后完全康复的案例也不是没有啊……所以也不用太担心的!”


朴佑镇抬起头笑了笑,站起身,向林煐岷鞠了一躬。


“真的很感谢,那么我的父亲就拜托给你了。”


“哎哟不用这么客气的!”


吓得林煐岷急忙站起身走到朴佑镇身旁伸手将他扶起。


林煐岷身上好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朴佑镇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挪,退出林煐岷身上的味道所蔓延的范围。


随后拿起公文包,说了一声“再联系”就转身走了。


他怕再跟林煐岷呆下去他心底最深处那个尘封了好几年的秘密会再次开封。


即使过了这么些年,他还是一遇到林煐岷就会不理智了啊。


朴佑镇,你真没出息。


————————————TBC


#过渡段(?)
#小心心和评论永远是写手的动力💕
#感谢🙏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1




#白领x医生 双向暗恋




微风肆起,吹得窗前刚开的樱花微微颤抖。


几片最外层的小花瓣终是抵不过微风的洗礼轻轻飘落。


“你好,是朴佑镇先生吗?您的父亲现在在xxx医院抢救,请您速速赶来。”


“啪....”



手中沉甸甸的资料没了支撑啪的全部掉在地上。


什...什么?


————————————


自从朴佑镇的母亲过世之后,朴佑镇便再没回过一次家。


小时候朴佑镇的父亲便喜欢酗酒,酗酒之后便会对朴佑镇的母亲又打又骂,有时候还会连揪着朴佑镇一起打骂。


是灰暗的。


朴佑镇对于父亲的记忆。


他想要带着母亲逃离这个家。


于是他努力学习,考上了重点大学,凭着努力在一家国际企业取得一个职位。


又不辞辛苦的打拼了几年,便一跃成为高级白领。


虽然幸苦了点,但有了稳定的收入,朴佑镇买了一套房,打算将母亲接过来一起住。


但是没想到朴佑镇母亲拒绝了,她说“也没几个年头可以活了,老两口都这么多年了,凑合凑合就过去了。”


朴佑镇只好作罢。


但却没想到在这之后的一年朴佑镇的母亲便因癌症去世了。


本就不爱回家的朴佑镇干脆就不再回那个家了。


这一不联系便是三年。


直到今天接到那通电话,从前生活的轨道才重新连接了起来。


————————————


火急火燎地赶到电话中那人所说的医院。


找到病房。


看着眼前插着输氧管的父亲。


一时间竟百感交集。


不管怎样,这都是他的父亲啊……


缓缓坐下。


看着病床上父亲苍白的脸,那皱纹遍布的脸。


记忆中父亲可憎的脸仿佛被一瞬间柔化了。


时光,真可怕。


“突发性脑溢血,已经做完急救手术,请家属前往护士台签字交费。”


护士的声音打断了朴佑镇的思绪。


点点头,一边查看手机一边快步走向护士台。


途中不知经过了谁,被撞了肩膀。


头也没抬地慌忙说了声“对不起”就快步走远。


正在签名时无意间听见两个护士的交谈:


“哇你看到了吗,神经外科的林煐岷医生,真的好帅啊!”


“对啊对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啊!又帅人又好实力又强!”


“况且还是单身!天哪谁要是能当上他女朋友可能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那种啊……”


朴佑镇手中的笔一顿,林煐岷?


那个曾经成为朴佑镇黑暗生活中唯一的阳光的人.....是他吗...


林煐岷。


————————————


签完字回到病房。


一拉开房门便看见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背对着他正在写些什么。


是父亲的主治医生吧。


定了定心神走了进去。


走到那人身旁,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开口问道:


“医生,我父亲他现在的情况还好吗?”


“啊,是家属吗...朴..佑镇?”


那人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抬头便对上了那对如同盈满星空的双眸。


那双再熟悉不过的双眸。


本就精致的五官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柔和万分。


回忆就如海啸般汹涌的打着卷儿涌来。


林煐岷。


又见面了。


——————————TBC


#八月新坑
#不知道这种设定亲们喜不喜欢啊

驼金驼/黄豆#枪鸣之后 终章






“是...金钟炫组长!”


柳善皓看着前方的黄旼泫说道。


该死!


朴佑镇蹙眉。


“你们都别动!再动我就杀了他!”


黄旼泫劫持着金钟炫吼道。


如静止一般,所有人都定住了


朴佑镇跟旁边的郑世云交换了一下眼神。


不必活捉了,击毙。


朴佑镇悄悄的挪到一个视野开阔的高地,同时四方又几乎被残缺的墙壁围着。


绝佳的射击位置。


定了定心神。


静下心来,瞄向瞄准器。


试图对准黄旼泫的脑袋。


可是这家伙一直不停的在动,连带着手中的金钟炫也在一起动。


这样的话,会有可能误射到金钟炫的。


该死!


正在苦恼之际。


朴佑镇透过瞄准器看见金钟炫往他这边瞄了一眼。


金钟炫知道他的意图了。


下一秒,前方便发生骚动。



是金钟炫!


“你要杀就杀了我吧。”


金钟炫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抬起头望向黄旼泫。


清澈的眼眸中此刻带着些水光。


直看进黄旼泫心里。


黄旼泫愣了神,抵着金钟炫脑袋的枪口也偏了偏。


朴佑镇,该来了。


瞅准时机,金钟炫猛地用腿踢黄旼泫的膝盖处。


“咻!”


朴佑镇的那一枪打进黄旼泫的左胸。


不偏不倚,刚好打在心脏上。


金钟炫眼睁睁地看着黄旼泫倒下去。


终是忍不住,跪下查看黄旼泫的伤势。


心...心脏?



为什么会打在心脏上!


我明明....刚才踢黄旼泫的膝盖就是为了让朴佑镇的子弹能不射到他的头部啊……


怎么会...这么巧。


金钟炫双手颤抖着想要去捂住那源源不断涌出血的伤口。


“来...来人啊!快点来人啊!”


金钟炫颤抖地咆哮着。


“队长,很不好意思,但是组织说了,改成击毙,不留活口。”


“不不...不能这样....”


黄旼泫嘴角的鲜血不断的溢出,与他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鲜红的刺眼。


“咳...金..钟炫...”


黄旼泫的嘴边溢出破碎一句话。


对上黄旼泫渐渐扩散的瞳孔。


“对不起....”


金钟炫终是呜咽着说道。


他捂在黄旼泫胸口的双手早已被鲜血染红。


黄旼泫艰难地将自己的一只手搭在金钟炫捂在自己胸口的双手上。


用仅存的力气去握住了金钟炫的一只手。


“对..不起应该...我来说..才对啊...很高兴..能遇见你...呵...”


黄旼泫艰难的勾起一抹微笑,就如同之前他对金钟炫笑的那样。


死死地盯着金钟炫,仿佛要将他刻在眼中一样,眸子中却溢满了温柔。


他喜欢这个男人。


这个叫金钟炫的男人。


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让金钟炫死,他竟然用一个自己永不会杀死的人质去威胁警方。


这大概是他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了吧。


他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死之前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竟会舍不得.....


啊.....


黄旼泫觉得好累,眼皮不受控制地合上。


“不要...黄旼泫...你还不能死!不要!”


金钟炫看着眼前的人慢慢闭上眼睛,紧握住自己的那只手也在慢慢松开。


“黄旼泫!”


终是忍不住失声痛哭,金钟炫低着头,紧握住那只松开的手。


黄旼泫,我和你的帐还没算呢...
黄旼泫,你夺走了我的初吻有怎么办……
黄旼泫,你夺走的我的心还没还呢
黄旼泫,我还没来得及对你亲口说“我喜欢你”


黄旼泫,那就下辈子还吧……


—————————————

谁也不知道金钟炫被囚禁的这几天经历了什么。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金组长会因为一个囚犯的死而失声痛哭。


林煐岷得到了治疗,膝盖还在恢复当中,朴佑镇就坐在病床旁寸步不离地守着,偶尔陪着林煐岷下床做恢复运动。


金钟炫时不时地会来看一下,每次看见林煐岷和朴佑镇的亲密都会默默地低下头,苦涩的笑一笑,想起心底的那人。


这之后的日子好像就这么波澜不惊又平凡无常的过着。


009组的全部成员都立了大功,受了赏,升了职。


金钟炫从组长升为副官。


以后就不用亲自出动了,只用在办公室指挥就好了。


金钟炫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只有在偶然一次听到下属在议论关于这个X集团的案子,那人用各种言语来侮辱X集团的黄董时被金钟炫直接开除了之后,再没人敢议论这个传奇的案子。


不过奇怪的是,金钟炫突然养了只狐狸,当朴佑镇和林煐岷去询问的时候,金钟炫笑着说这只狐狸是他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蹦到他身上的,当时他也被吓到了,但是那狐狸倒是生得漂亮,而且很有灵性,特别喜欢舔他的嘴唇,于是就将他带回家养了。


这事朴佑镇还一直想不明白,回去的路上还粘着林煐岷问:“这周围怎么会有狐狸呢...真是奇怪,是不是呀煐岷哥。”


林煐岷则会温柔的看着嘟着嘴的朴佑镇然后揉揉他的脑袋说:“对呀,是有点奇怪,你操心这些干什么呀,今晚打算吃什么?”


“番茄炒鸡蛋,番茄蛋花汤,再加一个生番茄当水果!”


“扑哧!你是想要变成番茄嘛!”


“对呀我想变成哥你呀!”


“这是什么话!你哥我难道是番茄嘛!你天天晚上跟番茄睡啊!哎别跑!”


........


END

———————————


感谢一直支持这篇文的大家!
枪鸣之后 到这就完结了!
如果可以会出一两篇番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