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谧森森

鱼龙混杂

回眸【萧蔡】

玉禁步:

名:回眸


CP:萧疏寒X蔡居诚


类型:短篇


风格:略悲 


PS:私设多。请避雷。


 


若是我摆出最可怜的姿态,您是否会……


罢了,是我妄想。


 


一.


蔡居诚被萧疏寒带回武当门派的时候,他十一岁。


那一年萧疏寒正要和明月山庄的李如梦履行婚约,全武当上下一片喜气洋洋的,就连萧疏寒眉目上都带上了几分暖意。蔡居诚也想扯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想去恭喜他的师傅。但在萧疏寒目光触及到他的时候,他嘴唇只是噎嚅了一下,没有笑也没有说出那句祝福。


萧疏寒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带着三分期待三分严厉,如今看向他依旧这般,但似乎又带了点无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婚庆的临近,萧疏寒眉目中的欢喜却慢慢得淡了。小小的蔡居诚想了很久,想到明月山庄的李如梦和人私奔离开也没有想明白。


但他第一次看见他师傅生气。


似乎是气极了,萧疏寒对他也严苛了起来,甚至因为一次失误狠狠得用拂尘打了他。但是没关系,他师傅不再生气就好。


再后来萧疏寒就去闭关了,闭关了很久,久到楚遗风和李明月带孩子回了明月山庄,久到明月山庄一日被血洗,久到华山掌门自废武功跪在门前求谅解,萧疏寒才堪堪出来。


那时候的萧疏寒眉目间已经没了当年抱他回去时的温柔与暖意。


蔡居诚的疑问也像当初的祝福一般,未说出口。萧疏寒看了看他,只说他“道心不稳”就离开了。没有像往常那般允许他跟着,也没再问过他是否想要什么。


“道心不稳,道心不稳。”蔡居诚看着萧疏寒渐行渐远的身影,一遍又一遍得重复着。如果他把修炼之事练到最好,萧疏寒会不会再允许他跟着,是不是会对他多说一些话。


这种几乎病态的偏执在蔡居诚心里悄悄得生长着。他将萧疏寒吩咐的事总会做到完美,哪怕不择手段;他成为武当最强的人,无论付出了什么。就当门派上下都确定他会是下一任掌门的时候,萧疏寒又带回了个人。


邱居新就像当年那样被萧疏寒带回来,他渴求却未得到的问候与关注,邱居新轻而易举得得到了。


邱居新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二.


邱居新就像另一种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狠狠得将蔡居诚的光芒碾碎在尘埃中。


邱居新虽然为人是冷漠了一点,但是武当弟子对他评价很高。他在修炼上的天赋要比蔡居诚更好。就像是嘲讽一般,蔡居诚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邱居新很轻松得就做的更好。


慢慢的,萧疏寒的目光落到了邱居新身上,曾经让蔡居诚去完成的东西也交到了邱居新手中。不知何时下一任掌门的人选从蔡居诚变成了邱居新,不知何时武当弟子看蔡居诚的目光带上了玩味。


蔡居诚第一次怕了。


他觉得不甘心,凭什么邱居新轻而易举得就得到了师傅的赞赏,凭什么邱居新能得到所有人的关注,凭什么萧疏寒只看邱居新不看他。


明明,他才是萧疏寒先带回来的,明明他才是武当最强的。


如果邱居新消失了,萧疏寒是不是会重新关注他。


这时候武当中有了新的消息——萧疏寒修了无情道,并且传授给了邱居新。武当弟子都说,这下一任掌门是定下了。


蔡居诚在邱居新隐隐约约走火入魔的时候选择了刺杀。这个机会他等了五年,本以为会成功,但是萧疏寒来了。


修炼无情道,就要先有情再无情。谁也没想到邱居新选择的摆渡者是他,对于走火入魔的邱居新来说,蔡居诚的到来是他最后的跳板。


萧疏寒再一旁看着蔡居诚在邱居新身下被迫承受,他眉目还是那么无情,他的姿态还是那样得冷傲。他看着邱居新慢慢平息下来,看着邱居新眉目间的冷漠越来越深。


这件事,最终因为萧疏寒的刺杀失败画上了句号。


多年后大典上蔡居诚的计划失败,他疯狂、偏执、极端,却也无助。


他嘶吼,似乎将多年来积压的情感都倾注在那句话上。


“你正眼看我啊,你看看我啊!!!!!师傅!!!!”


神色依旧冷漠的萧疏寒终于又看了蔡居诚一眼,他薄唇轻启,寒声道:“孽障。”


蔡居诚在绝望深处渴求的最后一点火光,却被萧疏寒亲手熄灭了。


从始至终,蔡居诚就像是一个笑话。


三.


萧疏寒在修炼之初就很清楚,他要修的,是无情道。


若想无情,必须有情。他全心全意得去喜欢李如梦便想入世,却未成想出了变故。本以为无法入世的萧疏寒,却在关注蔡居诚慢慢成长的时候,懂了蔡居诚目光里面的敬畏以及爱慕。


看着当初捡来的少年一点一点得成长成自己期待的样子,萧疏寒心里总会多一份满足。特别是少年无论如何,目光里总是坚定且自信的,高傲的像刚会飞翔的鹰。


他开始对蔡居诚有意无意得上心,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对蔡居诚多了一份情绪。纵是慢慢发现蔡居诚略偏执的性格,萧疏寒也觉得他能将蔡居诚引入正道去。


萧疏寒承认蔡居诚是个很好的孩子,也有意将掌门之位传给他。


后来,萧疏寒捡到了邱居新,他比起蔡居诚更适合掌门之位。


本以为减少对蔡居诚的关注会是件好事,未曾想蔡居诚会这般偏执。待到他想挽回的时候,似乎一切都晚了。


蔡居诚的偏执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而他的无情道,已成。


世间人只知道修无情道要先入世再出世,却不知那摆渡人会如何。因为所有修炼无情道的人,最后会将对摆渡人所有的感情,撕毁得一干二净。甚至比对陌生人的感情还要冷漠。


蔡居诚渴望的问候与关注,在萧疏寒道成的那一刻,注定不会得到了。


前十一年,蔡居诚在饥寒交迫中苟延残喘,是萧疏寒的到来让他看到了生的希望。后来的七年,萧疏寒教他如何修炼,给予他关怀与照顾,就像是一束光突然照亮了蔡居诚的岁月。


但是那束光突然收了回去,并且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生命里。


武当的人在明月山庄那次事件后,都陆陆续续得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被遗忘在黑暗里的,就只有蔡居诚一个人。


可他想得到的,只是萧疏寒的关怀而已。


四.


离开武当后,蔡居诚知道他成了武当的叛徒。他在江湖上颠沛流离,最后沦落到风尘之地。


可笑,可笑至极。


慢慢的,江湖上有弟子源源不断为他送东西。似乎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他从一个无限风光之人变成了个小倌。


他恶语相向,那些人却像是抓到了好玩的点子。一次又一次提醒他是叛徒这件事,一次又一次得说他做过的那些错事。


他们又懂什么。


他们怎么懂自己想要得到关注的心情,他们怎么懂那种一落千丈后的绝望,他们怎么懂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们怎么懂萧疏寒目光中的无情。


他从武当的笑柄,变成了天下人茶余饭后谈论的人物。他也曾想过结束这段荒唐的人生不再苟且,但是他的高傲不允许他这样。


他有一天会离去,他对那些人说他会毁了武当,他会杀了他们,可那些人就是笑,留下银子走了。


谎言说多了,也带了底气,说的熟练了,甚至会忘了最初的自己。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离开了这里,天地间是否还会有他的容身之所。


一步错,步步错。


五.


又是新的一年将来之际,点香阁似乎也热闹不少。有几个武当的弟子趁着任务的机会,偷偷跑到点香阁去找了蔡居诚。


他们这个二师兄似乎没了当年那样阴狠的气势,纵使现在语气依旧恶狠狠的,但是明显没有那样阴沉了。


就像是一个人独自等待伤口的愈合,步履蹒跚离开自己设下的枷锁。


武当弟子同蔡居诚闲聊了一会,看着蔡居诚面无表情,一口气说出点香阁妈妈吩咐的话,似是不经意间提起萧疏寒喜欢糖葫芦的事。


他或许是想拖武当弟子替他给掌门带几个糖葫芦回去给掌门,却是顿了一下最终没有说出口。


他挥挥手,说“滚吧”,便没有理会他们,一个人离开了。


武当弟子买了糖葫芦给萧疏寒,后者凝视手中的殷红半天,他说蔡居诚自幼喜欢这甜食。


弟子们愣了,问掌门莫非不喜欢这个。


萧疏寒似是沉默了片刻,说,喜欢。


除夕那日,武当灯火通明烟花璀璨,点香阁却有一间房子早早得熄了灯。


爱恨不得,冷暖自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