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谧森森

鱼龙混杂

驼金驼# 半圆 Chapter5


“嘶.....”


林煐岷觉得头痛的要死了。


昨晚干什么了?


只记得被院长不停的灌酒,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


自己的办公室?


自己为什么是裸着的!


看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的白大褂。


地上滚落着没盖盖子的润肤露。


破碎的记忆一点点涌来。


是谁,那是谁?


昨晚的那人是谁.....


懊恼的坐起身,自己竟然把人家给上了还不记得人家是谁......


不过昨晚那酒绝对有问题。


穿好衣服后快步走向化验科。


————————————


朴佑镇拖着酸痛疲惫的身子挪回家。


用残存的精力拿起手机给领导发了个明天请假的短信后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昏天地暗,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勉强睁开眼睛。


“呼.....”


站在花洒下,任凭水冲洗自己。


他还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他被人上了。
他被林煐岷上了。
他被林煐岷在药物的作用下给上了。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身后那个部位到现在还酸痛无比。


该死。


关掉花洒,拿来浴巾擦拭身体。


从脖子到腹部都有大大小小的青紫。


真是很够劲啊林煐岷。


朴佑镇恨恨地想着。


————————————


下午6点,朴佑镇还是去了医院。


除了一直在祈祷不要碰见林煐岷外,朴佑镇还一直在想昨天那群人到底想干什么,是谁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想到最后的结论就是:林煐岷得罪人了。


坐在病床旁,朴佑镇时不时地就望望门口。


他现在是又不想林煐岷又想让他来。
他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林煐岷的,关于昨晚的事.....


他可不想再去林煐岷的办公室了。
死都不想再去了。


终于,在朴佑镇第N次纠结要不要去找林煐岷的时候,林煐岷来了。


表情凝重。


看向朴佑镇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哦,佑镇啊你来了。”


朴佑镇点点头,张口道:


“煐岷哥我要跟你说些事情。”


“嗯,你说吧。”


“煐岷哥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林煐岷猛地看向朴佑镇,走到他跟前。


“你...怎么这样问。”


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手中的化验单握的紧紧的。


“那个...你昨晚被人下药了你知道吗?”


朴佑镇垂直眼皮说道。


是我帮你解的你知道吗?


心里默默地嘟囔着。


手臂猛地被人抓住,随即被人拖着往前走。


“你干什么林煐岷!”


“我们回办公室说。”


我不想再去那个办公室了啊!
朴佑镇心里默默哀嚎着。


还是迫不得已地坐到了昨晚两人“作战的场地”——林煐岷办公室的沙发上。


“佑镇啊,你怎么知道我被下药这件事!”


林煐岷看着朴佑镇焦急地问道。


“....昨晚我回了一趟医院...”


“你回医院干什么。”


“找你啊,你不是说..要一起喝酒吗。”


“啊.....对.....”


“然后就看到你倒在办公桌上一群人打算将你搬到沙发上脱掉你的衣服,让一个也脱掉衣服的弱女子趴到你身上,然后....拍照....”


朴佑镇挠挠鼻尖,说道。


“下药,女子,衣服,拍照....真是卑鄙啊。”


林煐岷咬着牙说道。


院长,你做的真的过分了。


“然后...呢?”


抬起头继续问道。


朴佑镇则是没再立马接话,而是将头偏了偏,不再跟林煐岷对视。


谁知这偏头的动作,让朴佑镇刻意用衣领遮起来的脖颈露了出来。


几个大小不等的青紫就这么暴露在林煐岷眼下。


“佑..佑镇呐...你不会...”


朴佑镇依旧没回答。


林煐岷此刻的心情简直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接上昨晚零星的记忆,模糊的轮廓。


朴佑镇!


“对..对不起...”


林煐岷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很害怕。
他很害怕朴佑镇从此恨他。


他很愧疚
他很愧疚让朴佑镇为他解了药,失了身。


“佑镇啊....我会对你负责的...”


朴佑镇的脑袋转了回来,眼睛亮晶晶地望向林煐岷盈满愧疚的双眼。


“哥,你不要因为愧疚而对我负责,这样的负责我宁可不要。”


林煐岷的眼睫毛扑扇了几下。
嘴角抑制不住的微微翘起。


“那...佑镇,你愿意接受我吗。”


朴佑镇扒开领子指了指脖子,随后开口


“不愿意都不行啊,你要对我负责的,真正的负责。”


林煐岷的笑容不可抑制的绽开。


“那今天起我们是一日哦。”



———————————TBC


#这章...很粗糙...很抱歉
#🙏


评论(1)

热度(61)